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你就是那完美的展现

放下自己所有的成见,尽管去爱你身边的人吧!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,你所爱的正是你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“我知道我在做这件事。我知道做这件事,会让我内心不安,但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,我先做吧。没事的。”。 我愿放下自己的抗拒 全然的接受现在的所经验的一切,因我是真实的 故我无需与虚幻的对抗 当下就是一切完美与永恒 虚幻变消失了

网易考拉推荐

同情  

2008-08-08 13:37:02|  分类: 人生的功课(一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喜悦无处不在》(同情) (2008-08-05 23:15:42)

标签:认识自己 发现真相 心灵探索 道德经 杂谈  分类:《喜悦无处不在》

圣人终日漫游却没有离开家;

无论景色多么壮丽,她安住在自己的心里。

 

宁静是我们的自然状态,只有相信了一个不真实的念头,才有可能离开宁静进入诸如悲伤和愤怒这样的情绪。没有念头的影响,心安住在它自己之中,这样无论发生了什么,它都可以立刻全然投入。

 

如果无论何时当你和他人在一起时,你都没有别人应该关心你的想法,你会是什么样的人呢?你会就是爱的本身。当你相信了人们应该关心你这个神话时,你会因为太渴望得到别人的关心而无法去关心别人或者关心自己。爱的体验不可能来自别人,它只能来自你的内在。

 

一次,我在沙漠里和一个人走路时他突然中风了。我们坐了下来,他说,“哦,我的天啊,我要死了,帮帮我吧。”他只能半边嘴说话,因为他身体的一侧已经瘫痪了。我知道我们离开电话或汽车都太远了,所以我只是坐在他的身边、注视着他的双眼、爱抚他。他说,“你根本就不介意我的死活,是不是?”我说,“是的,我不介意。”透过眼泪他开始大笑,我也笑了。最后,他的身体恢复了功能,中风来了又去,没有停留。这就是爱的力量。我不会因为一个“介意”而离开他。

 

如果有人在我面前被砍杀,我会如何表达我的同情呢?当然,我会尽我最大的力量去帮助那个被砍杀的人。但如果认为这不应该发生,那是和现实存在对抗,是没有效果的。如果我介意——认为这不应该发生,我就不可能全然地投入那事。介意会让我远离真实、会在我和那位被砍杀的以及那位拿刀的人之间造成分离,而他们都是我——因为我是所有的一切。想要排除出现在你世界里的任何事物,都不是爱的表现。爱和一切事物结合,它不排除魔鬼,也不避免噩梦——它期待着它们,因为不管你喜不喜欢,它们都有可能出现——即使那仅仅出现在你心里。我绝不可能让介意妨碍我对真我的体验——它必须包括每一个细胞、每一个原子,它就是那每一个细胞、那每一个原子。只有“此”没有“彼”的存在。

 

当我感到某事是对的时侯,我就会去做,我依据那样的“介意”而活。我是这样对生命做贡献的:捡起人行道上的垃圾、帮助回收废物、和无家可归的人交谈、和富裕的人交谈、帮助那些陷入迷惑的人们质疑他们的思想。我热爱现实存在、热爱看到通过我和你的手,现实存在是如何被改变的。这么容易就可以改变我所能改变的是多么美好,因为这样的改变永远都是不费气力的。

 

一些人认为,同情意味着感受他人的痛苦,这是胡说八道。你不可能感受他人的痛苦,你只能想象如果你处在那人的情况下会如何感觉,你感觉到的只是你自己的投射。没有你的故事你会怎样?你没有痛苦,你心情愉快,如果有人需要,你马上可以提供你的帮助——做一个倾听者、一名家里的老师、一位家里的佛——那把真相活出来的人。如果你仍然认为存在着一个你和一个我,那就让我们把身体的事搞搞清楚吧。我喜欢分离的身体是因为:当你疼时,我不会疼——还没轮到我呢;而当我疼时,你也不会疼。当你安慰我时,你能不能不把你的痛苦放在我们中间呢?你的痛苦不能教我如何走出痛苦,因为痛苦只能教导痛苦。

 

佛教徒说,认识世间的苦是非常重要的,这当然是真的。但如果你进一步深入观察的话,即使那也只是一个故事,说世间存在任何的苦都是一个故事。苦是想象出来的,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充分质疑我们的思想。我能和那些极度痛苦的人在一起,而不认为他们的痛苦是真的;我可以帮他们看到我所看到的——只要这是他们的愿望。他们是唯一能改变自己的人,而我可以和他们一起、用鼓励的话语和质疑的力量来协助他们达成。

 

让人惊讶的是有太多的人相信痛苦是爱的证明。他们想,“如果你痛苦时我不感到痛苦,这说明我不爱你。”——这怎么可能是真的呢?爱是恬静的,它是无惧的。如果你忙着猜想她会如何痛苦,你如何能全然地和她在一起呢?你如何握着她的手、全心全意地爱她、陪伴着她走过她的痛苦?为什么她希望你也痛苦呢?难道她不更加希望你能全然地和她在一起并安慰她吗?如果你认为你正在感受他人的痛苦,你就不可能全然地和他们在一起。如果有人被汽车压了,而你想象着被汽车压的感觉,你将因为恐惧而动弹不得。但有时在这样的危急关头,头脑会丧失参照功能,它无法再投射了,你不再想,你只是行动。在你有时间想“这是不可能的”之前,你跑过去抬起了汽车,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。如果没有你的故事,你会怎样?——你抬起了汽车。

 

悲伤永远都是一个信号,它在告诉你:你相信了一个充满压力、和你内在的真实不符的念头。这是一种收缩的感觉、它让你感觉很不好。虽然人们通常不这样认为,但真相是:悲伤是非理性的,它不是一个自然的反应,它不能帮助你,它只是表明:你脱离了现实存在、失去了对爱的觉知。悲伤是和现实存在对抗,它是你在发脾气。只有当你正在和现实存在对抗时,你才会体会到悲伤,当心清晰时,不存在任何悲伤——它不可能存在。

 

如果你以臣服的心态来面对失,你所能体验到的将只是深刻的美好和兴奋——想看看这表面上的失会带来什么样的得的兴奋。一旦你质疑了你的思想;一旦你从事情本来的面目来看那充满压力的故事,你完全无法再让自己因此而痛苦。你认识到,你所经历的最大的失恰恰是你收到的最好的礼物。当“她不应该死”或“他不应该离开”这样的故事又升起时,你的体会里多了些幽默和喜乐。生命是喜乐,如果你把升起的幻象理解为喜乐,你将领会到那升起的就是你。

 

同情是什么样的?当你出席葬礼时,只管吃你的饼!你不需要知道该怎么做,到时你就会知道。有人会投入你的怀抱,安慰的话语会自己说出来,并不是你在说。同情不是一个行为。不管你是不是和他们一样痛苦,你只是站着或坐着;但这样你很舒服,那样你不舒服。

 

你不必为了表现善意而让自己难受,相反的是:你自己越不痛苦、你越更加自然的友善。如果同情意味着希望他人不再痛苦,你怎么能够希望别人拥有你不愿意给自己的东西呢?

 

我读了一篇著名佛教大师的访谈,在这个访谈中,他描述了2001年9月11日,当他看到飞机撞入世贸大厦时,他感到无比震惊和难受。虽然这样的反应非常常见,但这不是一个开放的头脑和心的反应,这反应和同情也没有任关系。这样的反应来自未经质疑的念头。例如,他相信:“这不应该发生”或者“这是一件很坏的事。”让他感到痛苦的是这类念头而不是那事件本身。是他自己在用他那未经质疑的念头让自己无比难受,他的痛苦和恐怖分子或者那些死去的人没有任何关系。你能理解这点吗?这是一位把一生都献给了佛教——要终止痛苦的人,可在那个时刻他却使自己的心充满恐惧,造成了自己的悲痛。我非常同情那些在飞机撞向一栋大楼的场面上投射恐惧的人们,他们用自己未经质疑的念头杀死了自己,剥夺了他们自己感恩的心。

 

无论你在观看恐怖分子的袭击还是在洗碗,痛苦的终结就发生在这个当下,而同情始于你的家中。因为我不相信我的念头,悲伤不可能存在,这是为什么我可以深入到任何人的痛苦中——只要他们邀请我,我都可以搀着他们的手、带着他们走出痛苦、进入到现实存在的明媚阳光中,因为这是我自己曾经走过的路。

 

我曾听人说,他们执着于自己痛苦的念头,是因为他们害怕如果不这样,他们就不会积极参与拥护和平。他们说,“如果我的心完全宁静,为什么我还要费那劲采取什么行动呢?”我的回答是,“因为那是爱本身的作为。”认为我们需要悲伤或愤怒来激励自己去做正义的事是愚蠢的,这就好像是说,你的心越清晰、越快乐就越不善良;如果有人自由了,她就只会整天淌着口水坐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似的。我的经验是恰恰相反,爱就是行动,它是清晰;它是仁慈、它毫不费力、它不可抗拒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