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你就是那完美的展现

放下自己所有的成见,尽管去爱你身边的人吧!直到有一天你会发现,你所爱的正是你自己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,“我知道我在做这件事。我知道做这件事,会让我内心不安,但不管是为了什么理由,我先做吧。没事的。”。 我愿放下自己的抗拒 全然的接受现在的所经验的一切,因我是真实的 故我无需与虚幻的对抗 当下就是一切完美与永恒 虚幻变消失了

网易考拉推荐

14、性是许可的吗?与神对话系列 —《与神对话-Ⅰ》  

2008-04-03 10:55:48|  分类: 爱情与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4、性是许可的吗?

与神对话系列 —《与神对话-Ⅰ》

红色字体为作者尼尔黑色的字体为“神”的回答

14

好吧。我已替你解释了一切。生命,它是如何运作的,其真正的理由和目的。我还能给你什么帮助吗?

我没有问题了。我对这个不可置信的对话满怀感激。它是如此深远,如此博大。并且,当我回顾原问题时,我发觉我们已涵盖了最前面的五个――与生命、关系、钱财、事业,及健康有关的。如你所知,在我原始的单子上,我是有更多的问题的,但不知怎的,这些讨论使得那些问题看似都不重要了。

是的。不过,你仍然问过了那些问题。现在让我们很快的一一回答其余的问题。

我们既然这样快速地通过这资料――

――什么资料――?

我带你到这儿让你得知的资料――现在既然我们这么快速地通过这资料,不如让我们看看那些余下的问题,且很快地处理它们吧。

第六,我在此该学的因果教训(karmic lesson)是什么?我正在试图娴熟什么?

你在此不学任何事。你没有要学的东西。你只需要忆起(remember)。那就是,重新成为我(re-member)。

你在试图娴熟什么?你正在试图娴熟娴熟本身。

第七,有没有转世这回事?我有过多少前生?我的前生是什么?“因果债”(karmic debt)是真有其事吗?

很难相信你对此仍有疑问。我觉得很难想象。有从完全可信的来源来的如此多的有关前生经验的报导。其中有些人还曾带回令人震惊的、详尽的事件描述,和全然可以实证的资料,足以消除任何疑虑――它们既不可能是伪造的,也不可能是设计来欺骗研究者和心爱之人的。

既然你坚持要精确,我就告诉你,你曾有过六百四十七个前生。这是你的第六百四十八生。你什么都当过。国王、王后、农奴。老师,学生、大师。男人、女人。战士、和平主义者。英雄、懦夫。杀人者、救主。智者、傻瓜。你曾经是所有一切!

不,没有象因果债这种事――并不以你在这问题里问的意义存在。一项债务是某样必须偿还的东西。而你并没有义务去做任何事。

不过,你仍然有某些你想要去做和选择去经验的事。而有些选择取决于――对它们的想望是生自――你以前所曾经验的事。

那是对于你称为因果这件事,文字所能给的最接近的解释。

如果因果指的是,天生想要更好、更大、演化和成长,并且视过去的事件和经验为其一项指标的话,那么,没错,因果的确存在。

但它并不要求任何事。从来不曾要求任何事。你是――如你一向永远是的――一个有自由选择的生灵。

第八,我有时候觉得颇有神通。但到底有没有神通这回事?我是个通灵者吗?宣称通灵的人是否在“与魔鬼打交道”?

是的,是有神通这么一回事。你就是通灵者。每个人都是。没有一个人没有你所谓的通灵能力,只有不去用它的人。

利用通灵能力,只不过是和利用你的第六感一样。

很显然,这并非“与魔鬼打交道”,否则我不会赋予你这种能力。而,当然,并没有可与之打交道的魔鬼。

有一天――也许在第二册(Book Two)里――我会向你解释通灵能量和通灵能力是如何作用的。

将会有第二册吗?

是的。但让我们先结束这一册。

第九,做好事是否可以收费?如果我选择在世上做治疗的工作――神的工作――我能这样做而同时也变得经济上很宽裕吗?或两者是互相抵触的?

我已经讲过这个了。

第十,性是许可的吗?请照实说吧――在这人类经验背后的真实故事是什么?性,是否如某些宗教说的纯粹是为了繁衍后代?是否得透过否定――或转化――性能量,才能达成真正的神圣和悟道?是否可以享有无爱之性?光只是身体上的性感受,是否足以成为一个享受性的理由?

享受性当然是可以的。我再次的说,如果我不要你们玩某些游戏,我就不会给与你们那些玩具。你难道会给你的孩子们不想要他们玩的东西吗?

与性游戏。与它游戏!它是非常好玩的。不是吗?它几乎是你用你的身体所能享有的最好玩的事――如果你单单只是严格的以身体经验来讲的话。

但是,看在老天份上,不要由于误用性而毁掉了性的无邪和欢愉,以及其好玩、喜悦的单纯性。不要为了权力或隐藏的目的用它;别为自我夸耀或宰制别人而利用它;别为除了彼此给与和分享纯粹的喜悦、最高的狂喜――那即爱与被重新创造的爱――那即新生命――以外的任何其他目的而用它。我难道没选择一个美妙的方式,来让你们更成其为人吗?

至于否定,我先前也曾谈到过。从来没有任何神圣的事物可经由否定而达成。然而,当对更大的实相略见一瞥时,欲望改变了。所以,有些人就渴望较少的,或甚至没有性活动――或任何种类的身体上的活动,这也不足为奇。对有些人而言,灵魂的活动变得最重要――并且比较起来更愉悦些。

每人各行其是,不需批判――那才是座右铭。

我对你问题的结尾是这样回答的:你不需为任何事找理由。只是作原因(because),作你经验的原因。

记住,经验产生对自己的观念,观念产生创造,创造产生经验。

你想要体验自己为一个享有无爱之性的人吗?尽量去做!你可以那样做,直到你不想再做了为止。而唯一能令你停止这个,或任何其他行为的事,是你关于你是谁的重新浮出的思维。

它就是如此简单――又如此复杂。

第十一,如果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要避之唯恐不及,那你又为什么将性造得这么好、这么令人目眩、这么有力的一种人类经验呢?哪一边得让步?就彼而言,为什么所有好玩的事不是“不道德,不合法”,就是“令人发福”的呢?

以我刚才所说的,我也已回答了这最后的问题。所有好玩的事物并非不道德、不合法或令人发福的。不过,你们的人生是界定什么是“好玩”的一个有趣的演练。

对有些人而言,“好玩”意谓着身体的感受。对其他人而言,“好玩”可能是某些全然不同的事。全看你以为你是谁,以及你在这儿做什么。

关于性,可说的有比在这儿所说的多得多的东西――但再没有比以下更基本的:性是喜悦,而你们许多人却使得性成为除了喜悦之外的任何别的事。

性也是神圣的――没错。但喜悦和神圣的确可以相融(事实上,它们是同一件事),而你们许多人却认为它们是不能相融。

你们有关性的态度,构成了你们人生态度的一个具体而微的例子。人生应该是一种喜悦、一种欢庆,而它却已变成了恐惧、焦虑、不满足、嫉妒、气愤和悲剧的经验。关于性,也可以说同样的话。

就如你们压抑了人生一样,你们也压抑了性,而无法以放纵和喜悦去完全的自我表达。

就如你们羞辱了人生,你们也羞辱了性,称它为邪恶的,而非最高的礼物和最大的愉悦。

在你抗议说你没有羞辱人生之前,且看看你们对于它的集体态度。世上五分之四的人认为人生是一种考验、一种试炼、一项必须偿付的因果债、一个有着艰深教训得学的学校,并且,一般而言,视之为一个必须要忍受的经验,同时却在等待着真正的喜悦,那却是在死后。

你们如此多人这样想是很可羞的事。难怪你们将羞辱付之于创造生命的动作本身!

在性底下的能量,即是在生命底下的能量;那就是生命!彼此吸引的感受,以及强烈且往往急迫的想向彼此靠近,想合而为一的欲望,是所有活着的东西的基本动力。我将它与生俱来的付诸每样东西里。它是天生的、与生俱来的在一切万有之内。

你们在“性”的周围(以及,附带地说,在爱――和所有生命――的周围)所放置的道德律、宗教戒律、社会禁忌和情感惯例,已使得你们根本不可能庆祝你的存在了!

有史以来,所有的人所曾想的唯有爱和被爱。而有史以来,人们却在他能力所及之处,做尽了所有使他不可能去爱和被爱的事。性是爱――爱别人、爱自己、爱生命――的一种不凡的表现。所以,你应该爱它(而且你也的确爱它――你只不过无法告诉任何人你爱性;你不敢表现你有多爱它,否则你会被称为变态。然而,这才是变态的想法)。

在我们下一本书里,我们将更进一步观察性;更细密地探索其动力学,因为性的经验和课题具有遍及全球的重大意涵。

目前――并且对你个人而言――只要简单的认识此点:我没给你们任何可耻的东西,更别说是你们的身体及其机能本身了。没有必要隐藏你们的身体或其机能,或你们对它们的爱及对彼此的爱。

你们的电视节目,对于展现赤裸裸的暴力,全然不以为意,但却怯于展现赤裸裸的爱。你们的整个社会都反应出那种取舍。

第十二,在其他的星球上有生命吗?它们来探访过我们吗?我们现在是否正被观察着?在我们此生,我们会看到有关外星生命之证据――不可置疑和不容辩驳的证据吗?每种生命形式是否都有它自己的神?你是所有一切的神吗?

你前面问题的第一部分,是的。第二部分,是的。第三部分,是的。我无法回答第四部分,因为它要求我去预言未来――这是我不会去做的事。

不过,在第二册里,我们将对这所谓的未来谈得较多――而我们在第三册里会再谈到外星生命和神的本质。

  

我的天,还会有第三册啊?

让我在这儿列出大纲。

第一册包括基本真理,主要的理解,并且谈论基本的个人事物和主题。

第二册包括影响更深远的真理,更大的理解,并谈论全球的事务和主题。

第三册包括你们目前所能理解的最大的真理,并谈论宇宙性的事务和主题――全宇宙的生灵所处理的事务。

正如你花了一年光阴去写完这本书,你也会被给与一年时光写完下面各本。

我明白了。这是个命令吗?

非也。如果你会问出这个问题,表示你对这本书一点都不了解。

你选择了去做这工作――而你也被选了。圆圈完成了。

你了解吗?

了解。

第十三,乌托邦有一天会不会降临到地球?神会不会如他承诺过的,显现他自己给地球上的人?有没有“基督再临”这回事?会有世界末日的来临吗,如在圣经里预言过的?有没有一个唯一的真正宗教?如果有,是哪一个?

那些答案本身就是一本书,而将组成第三册的大部分。我将这开宗明义的第一册局限在比较个人的事情、比较实际的主题上。在接下去的书里,我会谈到具有全球和宇宙性意涵的更大的问题和事情。

就这样子吗?目前为止就这么多了吗?我们在此不再聊了吗?

你已经开始想念我了吗?

是的!这很好玩嘛!我们现在就结束吗?

你需要一点休息。你的读者也需要休息。这儿有很多得吸收的,很多得努力去理解的,很多要沉思的。休个假吧!然后好好的思考、沉思。

不要觉得被遗弃了。我永远与你同在。如你有问题――日常的问题――如我所知你甚至现在就有,并且还会继续有的,你可以呼叫我去答复它们。你并不需要这本书的形式。

这并非我向你说话的唯一方式。在你灵魂的真理里倾听我。在你心的感受里倾听我。在你心智的静默里倾听我。

随时随地可听见我。不论何时你有问题,只需知道我已经答复了它。然后对你的世界张开双眼。我的回答可以是在一篇已经刊出的文章里。在一篇已经写好、正要讲出的布道文里。在目前正在拍的电影里。在昨天才写的歌里。在你所爱的一个人正要说出的话语里。在你正要结交的一个新朋友的心里。

我的真理是在风的私语里,小溪的潺潺里,雷电的轰隆里,雨声的滴嗒里。

它是泥土的感觉、百合的芬芳、阳光的温暖、月光的引力。

我的真理,以及你在急要时最有把握的助力,是如夜空一般的庄严,又如婴儿咯咯笑声般简单而不可争议的可靠。

它是如剧烈跳动的心那样大声,又如与我同声一气吸入的气息那么安静。

我不会离开你,我无法离开你,因为你是我的创造和我的产品,我的女儿和我的儿子,我的目的和我的……

自己。

所以,不论何时何地,当你离开了平安(那是我)时,呼叫我。

我会在那儿。

连同真理。

和光。

和爱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